地方资讯

林毅夫:该不该发展国有企业?

发布日期:2021-11-15 21:41   来源:未知   

    中国政府对发展经济很明确有“两个毫不动摇”:我们要毫不动摇地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也要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

    很多人认为国有经济是不该发展的,其实不见得,因为国有经济基本上可以分成三类:

    第一类,资本极端密集,跟国防安全有关,没有保护补贴就活不了。在发达国家和地区,像美国、欧洲,国防产业也同样是保护补贴的。这些产业不管是国有还是私有,都要保护。比如说美国的国防产业,战斗机、航空母舰都是民营企业生产的,但是同样都是“钓鱼工程”。比如说要研发新一代的战斗机,开始跟国会报预算说2亿美元就够了,到最后没有200亿美元都做不下来。对必然要保护和补贴,而且不会有市场竞争的企业,重要的是要加强监管,应该对它有监管。其实有时候,可能国有企业会更容易管一点。所以不能从意识形态出发,认为国有企业就不好。

    第二类,有一些行业,像电力、电信,必然是自然垄断的,而自然垄断的行业效率都不高,因为缺乏竞争。对自然垄断行业其实重要的是监管,不能毫无监管地让企业利用垄断地位把价格定得非常高,但是其他人又不能不用电、不用电信,所以需要对价格进行监管。问题是国有的时候难监管还是民营的时候难监管?其实可能民营的时候更难监管。20世纪80年代的时候,因为当时流行新自由主义的思潮,看到国有企业没有效率,就认为私有制是好的。所以80年代、90年代,大部分的国家把它的电信都私有化了。最有名的例子是墨西哥的电信,本来是国有的,效率不高,现在私有化了,变成家族的了,效率也不高,但是它利用垄断地位获取垄断利润,它的老板巴罗苏老是跟比尔·盖茨争谁是世界首富。私有化企业很难监管。墨西哥每隔几年就要选举,选举就要花钱。谁出这个钱?它垄断以后,很有钱,就会收买政治,就是研究经济或者政治的人所讲的“捕获政府”——可以用钱收买政府官员,制定有利于它的政策。所以说对于垄断行业的国有企业,实际上重要的是监管,而不是产权。

    第三类,竞争性行业。这类行业符合比较优势。比如说钢铁产业是竞争性行业,资本很密集,但是经过这几十年的快速发展,实现了资本积累,现在民营企业里面也有发展比较好的,国有企业里面也有经营比较好的。到底是民营企业比较有效率还是国有企业比较有效率?很难说。

    有一次,我跟沙钢的老板一起开会。我跟他说,你是民营企业的骄傲,经营得这么好。他自己说宝钢经营得比他更好。

    三一重工经营非常好,但是徐工跟三一重工比起来一点也不差,而且它的产品线比三一重工还长,因为它所在的是竞争性行业。

    我们现在很容易接受国外的理论,比如产权理论。这个理论认为私有的才是有效的,国有的必然是无效的。把中国的三种类型的国有企业加在一起跟民营企业作比较,民营企业都是在符合比较优势的产业、竞争性的行业,当然会比没有竞争的行业的效率高。所以一分析,好像国有企业的效率比较低,但是实际上,只是在那种没有比较优势的国防安全产业和没有竞争的自然垄断的行业,国有企业效率才比较低。这些行业在发达国家的效率也低。但是很多人如果接受了产权理论以后,很容易对号入座。

    很多人看到国有企业效率不行,就希望私有化。但是私有化了以后,效率也不高。

    (本文摘编自《北京大学理论名家大讲堂(第一辑)》,人民出版社2021年10月出版)